YuNight。筍

各種腦洞……
興趣是挖坑+棄坑(喂
目前都有穩定填坑,基本上之前挖的都填完了……
比較喜歡寫短篇,不過也有寫長篇啦……
什麼坑都挖,什麼都寫,寫什麼都不奇怪~

折柳

微涼的秋,總是離別的時候。楓,繽紛了整個秋,紅的似火,美的似夢,卻也淒涼;柳,隨風飄搖,劃過水面的枝條勾起一波波漣漪,唯美的令人嘆息,卻也令人悲傷。 青年望著天嘆著氣,心中百味交雜,面對未知的遠行,他還是太年輕了。「敘辰哥!」一個孩子這麼叫著青年。看清來人,青年笑了。「羽熙,怎麼跑出來了?天冷了會著涼的。」說完輕輕摸了摸他的頭。只見羽熙一臉不捨的背著熊娃娃、抱著斧頭,淚眼汪汪。 羽熙沒答話,而敘辰也沒出聲,兩人就這麼對望著,好似要將對方刻上心田,永不忘記。忽地,羽熙像是想起什麼,飛快地奔向池子邊,吃力的揮著斧就要砍了柳樹。「熙,小心!」羽熙的力氣太小,拿不動斧頭,而斧頭就這樣掉了下來。幸好敘辰及時接到了,否則可能就不是輕傷而已了。「怎麼了?為什麼突然要砍樹?」「因、因為…敘辰…不在了嗚嗚嗚…」青年十分驚訝的看著孩子,他想過羽熙會不捨他的離開,但沒想過會如此濃烈,甚至到了他不知該如何處理的地步。他只能輕輕抱著羽熙,讓他盡情釋放淚水。漸漸地,哭聲停止了。在入睡前,羽熙只聽到了一句話,一句足以讓他等候十年的話:羽熙,等我,我會回來的。

依舊望著天,但青年已經不再迷茫。他有了向前邁進的動力了。羽熙,那個令他放心不下的孩子,他心中最重要的人。

十年後。

羽熙穿梭在街道上採買著生活用品,想著晚上該煮些什麼。突然,被拍了拍肩。

「熙,好久不見。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The  End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啊啊啊…時間問題……本喵來不及修改啊啊啊啊啊…

算了……將就一下吧…拜託寫得不好也不要找我算帳,本喵實在沒時間啊啊啊啊啊啊啊…

聽到請回答。

最近突然很想念某個男孩,沒有原因。

不、或許不該說是突然想念,而是從來不曾忘記、從未停止思念。

他是一位有些囉唆的孩子,總愛對著我碎唸,但是,十分溫柔。還記得每次和他借筆芯時,他會唸我怎麼又沒帶了?    我常常把他的筆芯用光,而他發現的時候總是暴跳如雷的說:你用完了,那我沒了怎麼辦?    想起這些事,就好像時間從來不曾流逝。他雖然唸我拿光他的筆芯,但最後依舊讓我拿走,不過我再和他借的時候他會盯著我,不讓我拿太多就是了(笑)。

還記得每次因為我的東西「超線」而爭吵,都會被老師叫起來罵,然後我們互相推脫責任。偶爾會是他罰站,偶爾是我,當我罰站的時候,都會很生氣、很難過,但是在我每一次被處罰時,他都會幫我。我哭了,就安慰我,幫我拿衛生紙,哭到忘記翻頁,他會幫我翻,沒寫筆記,他會幫我寫,我很難過,不斷抱怨,他也會聆聽我心中的不平。

作文題目只要和朋友相關,我大都是寫他,而我被欺負了,他也都會跳出來維護我。這樣的關係應該算是朋友吧?但他好像不曾承認過。不過我一直都認為,他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。他,是除了家人以及那個從一歲就認識的好朋(ㄙㄨㄣˇ)友外,我第一個記得這麼清楚的人,他,是在我茫然無措時第一個對我伸出援手的人,他,是第一個會維護我、保護我的男生。他像天使一樣,帶領我找到出路,又像天神一樣,庇佑著我。

真的很謝謝你啊。

我想你了,很想很想你。

吶、李彥緯

聽到、請回答。